微創心臟手術權威-亞東醫院心臟血管外科

台灣醫龍邱冠明 不讓機械帶著走

台灣醫龍邱冠明 不讓機械帶著走

亞東副院長邱冠明 天天排刀不喊累

40歲開刀逾4000例 手術量創紀錄

記者洪淑菁/專題報導

「我不能再喝咖啡了,今天晚上想要好好睡一覺。」下午一點鐘,邱冠明醫師剛下刀,匆匆吃掉來不及吃的早餐,這天,他清晨二點起床。掛心的事太多,導致他長期睡眠品質並不理想,但他卻仍保有過人的體力。「很多人問過我這樣的問題,以前我答不出來,後來我想,這就是『天賦』吧!邱冠明醫師體力驚人,不但四十歲之前即已執行超越其他醫師一生的手術量,如今還身兼副院長,但他仍然維持一週兩診,且天天排刀,每天六點半查房。其實他並不是當了住治醫師才如此工作,早在住院醫師期間,他同期沒有其他住院醫師,「根本不用交班,每天都是我。」一人被當三人用,曾經連續兩週睡在醫院,雖然累到不行,但事後他卻慶幸有當年的磨練,因為那段密集的訓練,讓他學到很多。

帶實習生 不要求跟著查房

在他學習階段,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都學起來,但如今對醫學生的學習時間可也是有保障的,不能超時。現今他帶見實習生時,也不要求跟著查房,純粹看學生的個人興趣。學生們對於能有機會跟著邱冠明醫師查房,每個人一開始都抱持高度興趣,但只要聽到六點半開始,臉色就變了。他也不強求,學生如果遲到,隨時加入即可。他知道,這一世代有他們的思維,他並不擔心,因為世代就是如此。但他會告訴學生們,「看看左右的同學們。如果你的家人生病,你放心交給他們嗎?」他換個方式讓學生們好好想想,自己憑什麼讓病人將生命交給你?是技術、是態度,還是其他優勢條件?他希望學生們自己想清楚後,朝向具備這些條件而努力。

擁有天賦條件 醉心工作價值

邱冠明醫師已經創下無人能比的紀錄,但他仍不放棄臨床手術。他感念父母給予的天賦條件,讓他能夠有足夠的體力過如此超人般的生活,但除了體力之外,工作的價值才是支撐他走下去的動力。他也曾遇過,不用上班,只靠理財即可開名車、住毫宅的人。他不否認,有那麼一秒鐘會羨慕對方擁有的名車,但這種羨慕真的只存在於瞬間,因為他的工作價值對他更重要,而這個價值來自病人的回饋。「帳戶的數字再高,它不會稱讚你很棒。」42歲時邱冠明醫師即已升任亞東醫院副院長,除了自己的專業之外,還要顧及醫院的經營任務。對於身兼管理重任,他倒覺得,管理是尋求團隊的合作,並不是真的得花精力去管大家。閒不下來的他,在擁有醫學博士學位後,近年再去唸了EMBA。每個人的時間同樣是24小時,只是比重分配不同,邱冠明醫師將時間餅圖的大部分畫給工作,自然也排擠了其他事情可以分配到的比例。「我犧牲很多。」邱冠明醫師的太太即曾抱怨他分給家庭的時間太少了。這名型男名醫的另一半引起不少好奇,上網google他的資料,建議蒐尋關鍵字即出現「邱冠明老婆」的字眼,透露出大家對這位被喻為台灣醫龍私生活之好奇。邱冠明醫師的老婆是他的學妹,復健科醫師。締造紀錄之後,難到沒有想放慢腳步,或是考量重新調整時間餅圖的分配比例?對此,邱冠明醫師認為,當人處在浪頭時,很自然的被推著走,自己根本不需做什麼!在他狀態還很好的時候,他仍舊會全力以赴。

朱樹勳得意門生 台灣心外當紅炸子雞

曾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心臟名醫朱樹勳醫師的得意門生,如今他自己即擁有一片天,成為台灣心臟外科的當紅炸子雞,是心臟微創手術的高手,更是台灣心外站上國際舞台的指標人物。對於這中間的轉折,邱冠明醫師倒很坦然。他覺得人生原本就是這樣,前一輩逐漸退出,後一輩逐漸崛起,沒有什麼特別的。而朱樹勳醫師採取goahead的開放態度,對天才型的邱冠明醫師而言,更能放手去做。邱冠明醫師的爸爸是位警察,小學六年間,他即換讀五間學校。當時,爸媽希望子女就讀師專,以圖穩定的生活,但邱冠明醫師的成績實在太好了,老師鼓勵他繼續升高中。當年若爸媽堅持他考師專,心臟外科界就不會有如今的醫龍-邱冠明醫師了。「邱冠明醫師的故事不能被copy。」他同意外界這樣的說法,成績好只是一部分,重要的是這過程中有太多的因素加乘下,才造就如今的邱冠明醫師,包括各種機會的降臨,也包括人生中各個關卡的選擇。這也讓他深知,即使自己有所犧牲,但卻也佔盡優勢。
 

他在40歲之前即完成心臟外科醫師一生都難以達到的手術量。他致力心臟微創手術,且不受限於設備。他,邱冠明醫師,亞東醫院副院長,有台灣「醫龍」之稱,在醫界被認為是天才型的傳奇人物。邱冠明醫師在台大醫院完成訓練,在時任台大醫院副院長朱樹勳醫師轉任亞東醫院,積極發展心臟血管醫學後,他也跟著老師的腳步轉至亞東醫院,是亞東醫院開彊闢土發展心臟血管醫學的重要角色。

邱冠明醫師的主治醫師生涯一直在亞東醫院,他還記得當年初到亞東時,搭計程車,司機知道他在亞東上班,還會質疑的說:「好嗎?病人去那裡是走得進去,扛著出來。」但事隔多年,現在即使只是到附近買鹽酥雞,都可聽到老板說:「亞東很不錯。」風評逆轉,讓參與其中的邱冠明醫師感到欣慰。
心臟血管外科是亞東醫院的亮點醫療。亞東醫院是亞太地區的內視鏡擷取血管的訓練中心。來自各國參訪與學習的人數更是不勝其數,包括新加坡、汶萊等東南亞國家的心臟血管外科醫師都曾於亞東醫院接受內視鏡擷取血管手術的訓練。並曾舉辦微創心臟示範手術國際研討會,吸引來自美國、日本、法國、台灣等首屈一指的心臟血管外科醫師参加。

手術量驚人 為成醫界傳奇

即使是醫療水準極高的日本,都對亞東醫院的心臟血管外科有極高的興趣。來自日本各地的心臟血管外科專家曾至亞東醫院進行病例視訊研討會。邱冠明更曾親赴海外各地演講與進行手術示範,分享不停跳冠狀繞道手術、不經胸骨心臟瓣膜手術等經驗,在日本更具有極高的知名度。

邱冠明醫師至今已執行逾5000例心臟手術,但早在他40歲時即已破4000例,遠超過一般心臟外科醫師一生可以達到的手術量。他甚至曾經一天連開五台刀,手術量驚人讓他成為醫界傳奇。有人將邱冠明醫師比喻為日劇中的醫龍,認為他是個天才,但邱冠明醫師並不完全認同。雖然從小的功課都是頂尖,即使身處菁英集中營的台大醫學系,他依然是第一名畢業,但他對工作的付出卻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

固定六點半查房 八點半進開刀房

六點半開始查房、八點半進開刀房已成為他的固定模式。六點半查房這個習慣是在他念大學時,去哈佛大學參加交換學生計畫時即已建立的。當時他跟隨的前輩即是六點半開始查房,甚至曾經要邱冠明醫師隔天報告病例,迫使他五點半就得到院。邱冠明醫師以第一名之姿從台大醫學系畢業,這全然奠基於他在大體解剖課上所得的高分。當名外科醫師除了要會唸書之外,還得要手巧,雖然他並未一開始即立定走外科的志趣,但當時他的確對於動手的解剖課深感興趣。後來至各科實習時,大家也很自然的將他貼上「走外科」的標籤。當時,時任外科部主任的朱樹勳醫師正是心臟外科的權威,讓頂著第一名畢業光環的他被順勢推著繼承衣缽。第一名畢業的光環讓他成為師長眼中的紅人,卻也曾讓他走入低潮,他不懂,為何他的人生要由別人來決定?當時他曾試圖「出走」,想走到整形外科,還被質疑「是來亂的嗎?」最後還是回到了心臟血管外科的領域。邱冠明醫師致力心臟微創手術,當今提到微創手術,似乎不能不提到達文西機械手臂。亞東醫院很早即將達文西機械手臂運用於心臟微創手術,但邱冠明醫師採用達文西機械手臂的手術比例並不高。他認為,達文西是外科醫師的工具,但絕不是非要不可的必要工具,現今被炒做得太厲害了。

手術示範教學 展現邱冠明的技術

面對病人時,邱冠明醫師會告訴病人接下來的手術情形,包括微創手術的選擇等,這當中當然包括達文西。若病人經濟許可,對達文西也頗為青睞,他就採達文西進行。倘若病人沒有特別好的經濟能力,他用傳統微創手術照樣可開出比達文西更小的傷口。他不讓機械帶著走,更別想要主導他的手術,他深信醫師的技術才是手術中最重要的關鍵。一名心臟外科醫師絕對不能非得要某種設備的配合下才能動刀。他笑說,總不能要到其他國家進行手術示範教學前,還得問對方是不是有達文西,沒有達文西就做不了!他要示範的重點是「邱冠明的技術」,而不是「達文西的操作」。